参究话头,该如何发心? > 韩国佛教看话禅


韩国佛教看话禅
放飞梦想, 营造健康的社会共同体!

韩国佛教看话禅

看話禪 | 参究话头,该如何发心?


对无常感和人生非条理性的自觉
我在上面说过,为了参究话头,先要真正发心。那么该如何发心,才可以好好参究话头呢?
有超越生死痛苦而实现根源自由的恳切愿望,才可以发心。为此,自觉世俗的价值是虚妄无用的,应对此产生深刻的无常感。此外,应对不完全和非条理的生活实相与无根据的价值判断的混乱,进行省察。但更重要的是,要恳切热衷地寻找本来面目。
许多的善知识,曾经彻底感到人生无常而出家修禅。高丽时代懒翁禅师和朝鲜时代涵虚(1376~1433)法师在年轻时看到知心朋友的死亡,就出家修禅。为洞察人生的虚妄和身体的无常

본문

对无常感和人生非条理性的自觉
我在上面说过,为了参究话头,先要真正发心。那么该如何发心,才可以好好参究话头呢?
有超越生死痛苦而实现根源自由的恳切愿望,才可以发心。为此,自觉世俗的价值是虚妄无用的,应对此产生深刻的无常感。此外,应对不完全和非条理的生活实相与无根据的价值判断的混乱,进行省察。但更重要的是,要恳切热衷地寻找本来面目。
许多的善知识,曾经彻底感到人生无常而出家修禅。高丽时代懒翁禅师和朝鲜时代涵虚(1376~1433)法师在年轻时看到知心朋友的死亡,就出家修禅。为洞察人生的虚妄和身体的无常,进而克服这些,就开始了禅修行者的人生。
复兴韩国近代禅的镜虚禅师,也是看到了村里因传染病死亡的尸体之残酷,而发心开始修禅。曾经是大讲伯的镜虚禅师,1879年夏天的某一天去看他师父。到达天安附近的一个村子时,为躲避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而进入一户人家的屋檐下并敲了门,但不知为什么,那屋主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法师赶出去,左右邻居的反应都一样。他问清理由,有位村人如是说,“现在这一村子里有严重的传染病,一旦被感染就死亡,怎么敢收留客人呢?”
镜虚禅师听了这句话,就毛骨悚然,感到死亡邻近的恐怖。他认识到死亡不在远处,而是在呼吸的刹那,他切骨感到曾经学习的经典知识在死亡面前一点儿力量都没有。
生命也不过如此?心爱的人、可爱的孩子、多情的母亲,都无法永远在一起,总有一天都消失在无常里。这时我们该如何呢?人们追求的钱、名誉、学识等世俗的欲望,终究都消失在无常里。这世俗欲望的这样那般拘束的生活,让人们倍受烦恼的煎熬,如此痛苦的时候,该怎么办才好呢?
又人生是非条理的,让我们好好看一下,人生充斥着矛盾。我们虽是活着,但终究是步向死亡之路。过去的善,今天变成恶,这里的善,在那里成为恶。我为了生存,却要残酷地践踏别人。我的判断也不准确,似是而非;没有信念,按照情况变化,就像人们所说“见风转舵;墙头草。”,这是因为我自性未明,智慧未开所致。
 
 
超越生死苦海寻找本来面目的路
在禅,克服无常感、自己的界限、充斥痛苦和非条理生活的路,就在于寻找自己。若寻找到真正的自己本来面目,就可从一切中得到自由自在,可以照亮自己和周围世界,让其不黑暗,而能堂堂大步不犹豫;判断以后也不后悔,体会到本来就没有生死。
但是我们却将活生生的自己本来模样忘得一干二净,一天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就一天痛苦。为了摆脱这种痛苦,就得寻找自己悲切的念愿和发心,并洞察无常,不假饰地直视自己。
有些人看经典、书或听法师的开示,就发心并生起大疑心。上堂开示也好,小参开示也好,大众说法也好。尤其是人们要常常聆听建立正见的禅法门,无法听开示时,可以听善知识开示的录音带。
参究话头时,在生活里对自己本来面目生起真正的疑心,就拿出一定要解决的心,应不后退地投入,如“这到底是什么?”。要知道是什么的理由是~因为在内心处生起了所有是非分别、善恶和情感之故。禅门将它称为生死心,不觉悟本来面目,就摆脱不了生死心的轮回。
 

版權所有(c)2016 順序的大韓佛敎曹溪宗。 保留所有權利。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