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正路 简略本 > 韩国佛教看话禅


韩国佛教看话禅
以和合与改革创 新开创未来佛教

韩国佛教看话禅

看話禪 | 禅门正路 简略本


这篇文章是已经出版的《禅门正路》中, 法师特别摘要的和补充说明学习话头的部分。

본문

这篇文章是已经出版的《禅门正路》中, 法师特别摘要的和补充说明学习话头的部分。

无一衆生而不具如来知慧, 但为妄想执着而不证得, 若离妄想, 一切然智, 无碍智, 则得现前。(八十华严 第五十)

○如来的智慧卽佛性, 妄想把佛性遮挡, 去掉这妄想, 佛性自出。
一切衆生, 悉有佛性, 烦恼覆故, 不知不见。(大涅槃经 第七)
如是佛性, 唯佛能知。(大涅槃经 第七)
因见佛性, 成阿耨多罗叁藐叁菩堤。(大涅槃经 第七)

○把妄想打断的佛陀, 才见佛性, 这就是无上正觉。
诸阿罗汉, 不见佛性。(同上二十七)
菩萨位阶十地, 尙不明了知见佛性。(同上 八)

○菩萨的地位是第十地, 还不能明确地看到佛性,还留着妄想, 所以不要说羅汉了。
深信含生同一眞性, 但为客尘妄心所覆, 不能显了. 若也捨妄归眞, 寂然无为, 名为理入。(达磨 思行录)

○这是按照敦煌本等, 判明是达磨亲说。
万法尽在自性, 妄念浮云盖覆, 自性不得明。吹却迷妄, 内外明彻, 于自性中, 万法皆现。(敦煌本坛经)

○佛陀说, “内外明彻”,意思是好像在琉璃甁里点火似的, 内外光亮, 就是妙觉。
刹那间, 妄念俱灭, 内外明彻, 识自本心, 卽是解说, 卽是无念。(坛经)

○《坛经》的流行本里说,“见性的人也是一样的。”内外明彻,敦修无念等,。敦煌本和流行本的内容相同,因此,表达在《坛经》中的六祖的根本思想,没有变化。卽内外明彻就见性,全灭妄想就无念。所谓遮佛性的妄想断切就是见性, 这是佛敎的根本塬理, 佛陀和祖师的法语没有不同。
菩萨地尽, 远离微细, 得见心性, 名究竟觉。(起信论)
妄心灭则, 法身显现。(同上)

○法身卽法性身, 是跟佛性相同的话。
除灭无明, 见本法身。(同上)
诸佛如来, 唯是法身。(同上)

○《起信论》是公认的大乘佛敎的总论。所谓全灭妄想的究竟觉就是见性, 佛陀和祖师的法语契合。
十地终心, 金刚喩定, 无垢地中, 微细习气心念都尽, 故云, 得见心性。(贤首 起信义记下)

○敎家的大家贤首也说, 在十地, 细微的妄想断切, 才是见性。
十地圣人, 说法如云如雨, 见性如隔罗谷。(云门·传灯录)
如明眼人, 隔于轻谷, 都衆色像, 究竟地菩萨, 都一切境, 亦尔。 如明眼人, 无所障隔都衆色相, 如来亦尔。

○十地的究竟地菩萨也还留着细微的妄想, 就是不是见性。
悟人顿修, 自性顿修。(坛经)

○敦煌本的这句,在流行本里说,迷人渐契,悟人顿修,顿悟顿修,亦无渐次’。所以这兩本修的主张同一。在敦煌、流行各本,相同的顿修的主张就是六祖的根本法文,六祖觉醒后,没有提到的。

顿悟顿修, 一念不生, 前后际断。(都序)
妄念都灭尽, 尽处还抹却。(参禅录―太古录)

○全灭妄念, 还在灭位, 那就大死不活。因而, 全灭妄念位也淸除, 才觉醒。
若人, 一念不生, 前后际断, 顿悟顿修, 顿断顿证, 无地位矣。(西山集 四)

○顿悟渐修和顿悟顿修的顿悟, 内容根本不同。渐修的顿悟是烦恼妄想其本身, 去除妄想是渐修。顿修的顿悟是 一点也没想起的大无心, 不必要去除妄想, 所以顿修。
普照的顿悟是, 妄想其本身,是十信初。 六祖的顿悟是, 妙觉的内外明彻, 是佛地的无念。所以是相反的。禅宗的正眼宗师都没有过一念不生而非无念,因此妄想其本身的普照主张的十信初, 就没有什幺应对的价値。可是, 注意点是, 虽然一念不生, 但还住着一念不生, 那麽这是大师不活, 不认定见性。
法达, 言下大悟, 自言已后, 念念修行佛行, 大师言, 佛行是佛。(敦坛)  

○顿悟是佛陀地位, 觉醒以后, 不必要渐修。佛陀行修行是, 顿修而圆证行。
我六代大师, 一一皆言, 单刀直入, 直了见性, 不言阶渐,夫学道者, 须顿悟渐修。(神会遗集 叁)

○在《神会遗集》里, 顿修思想很多。胡适认为, 神会说顿修。可是, 神会说, 禅宗是顿修, 一边主张渐修。渐修的始祖, 不能不说是神会。
先须顿悟, 方可渐修者, 此约解悟, 故华严说, 初发心时, 便成正觉, 然后, 叁贤十圣, 次第修证。(都序, 节要)
悟后, 初入十信位也。(承袭图·节要)

○叁贤十圣顺次修证, 这一定是敎家。 反而却主张这是敎外别传的禅宗, 这真令人捧腹大笑。
顿悟自性, 本来空寂, 客尘烦恼, 与前无异。(修心诀)

○佛陀和祖师说, 大无心地的究竟觉是见性。可是, 普照以为, 跟以前无异的烦恼妄想的十信初是见性, 这是根本违背佛祖的法语。
一念回光, 见自本性, 而此性地, 无漏智性, 本自具足, 卽与诸佛, 分毫不殊, 故云, 顿悟也。
虽悟本性, 与佛无殊, 无始湿气, 卒难顿除。 故依悟而修, 长养圣胎, 久久成圣, 故言渐修也。(修心诀)

○普照说, 跟以前无异的烦恼妄想的十信初是见性。可是, 那不是佛陀和祖师说的见性。
悟后, 长须照察, 妄念忽起, 都不随之, 损之又损, 以至于无为, 方始究竟. 天下善知识, 悟后, 牧牛行, 是也。(修心诀)

○在华严、涅槃等的大经里, 佛陀说, 全灭妄想的佛陀地位是见性, 因此不必要再修。
六祖禅师, 在《坛经》里详细地说明, 内外明彻是见性, 没说再修。在最古的《敦煌本》里,也看不到渐修思想。
普照说,妄想重叠的十信是见性,去除那妄想是渐修。可以看出,完全相反于六祖的法语。妄想重重叠叠的十信是见性,这本身就是错误,不能仍然放置妄想,免不了自然跟着渐修。因此,明明知道, 这渐修思想是敎家, 而不是禅宗。
敎意者, 不变随缘, 顿悟渐修, 有先有后;禅法者, 一念中, 不变随缘, 性相体用, 元是一时。

○这是在西山的《禅家龟鑑》里有的话, 顿悟渐修是敎家思想, 而不是禅宗。
今错承禅旨者, 或以顿渐之门为正脉, 圆顿之敎为宗乘, 其访法之愆, 余何敢言。(禅敎诀)

○顿悟渐修和圆顿信解思想是敎家,而不是禅宗。如果认为这是禅宗的思想,就大错物错了西山也曾那样警告过。《禅门宝藏录]里也有同样的句子。
荷泽, 是知解宗师。(节要)

○荷泽是顿悟渐修的始祖,圭峰继承并加以发扬。普照也是尽力主张荷泽、圭峰思想的人。普照在《节要》开头批评荷泽是“知解宗师”,思想有 很大的变动。
然此义理,虽最圆妙,总是,识情闻解思想边量故,于禅门径截门,一一全拣佛法知解之病也。(看话决疑论)

○圆顿信解是对佛法的智慧解的意思。
圆顿信解, 如实言敎, 如恒河沙数, 谓之死句, 令人, 生解碍故。

○普照自己激烈地批评顿悟渐修的圆顿信解是死句, 过八百年后至今, 顿点的圆顿双是禅宗, 那样主张的是, 了解不了的。
证智现前者, 今时罕见罕闻故, 只今贵依话头参意门, 发明正知见耳。(看话决疑论)
今时, 疑破者, 多分参意, 未得参句故, 与圆顿门, 正解发明一般。(看话决疑论)  
参意者, 圆顿门死句也, 有理路有语路有闻解思想故也。(禅家龜鑑)

○参句的意思是, 言思断切的部分的活句。在《看话决疑论》里, 普照抛弃从来主张的圆顿死句, 而努力要主张活句, 可是, 在《决疑论》末尾, 又变成虎头蛇尾。
普照自己也说,参意与圆顿门同一,再返回用圆顿的死句而劝勉它。推知普照的根本思想还在圆顿信解。
《坛经》所说的内外明彻、悟入顿修, 与它正相反。作为六祖的法孙的禅宗, 决不认同。这意味普照没有透彻的定见,是理论的矛盾,不能不说是自杀。在禅门, 只有以《坛经》为标準, 要返归内外明彻, 悟入顿修的本分的活句。
重敎轻心, 虽歷多劫, 尽是天魔外道。(禅敎释)

○这是西山撰述的《禅敎释》的结论, 是太可怕的话。在禅门的牌子之下主张敎, 这是天上的魔军, 还有宣布非佛法的外道。 西山眞的是很出色的領导者。
径直以截门活句, 敎伊自悟自得, 方是宗师为人体裁. 若见, 学人不荐, 拖泥说敎, 瞎人眼不少, 若宗师, 违此法则, 虽说法, 天花亂堕, 总是痴狂外边走。

○信解行证的塬则之下,先悟后修。 西山在《禅家龟鑑》指出的敎家, 普照的渐修思想显然就是敎家, 而非禅门。客尘烦恼是, 自跟从前无异的十信初, 顿悟自性, 去除妄想是渐修。 这主张与从全灭妄想的妙觉, 内外明彻, 悟入顿修, 有天地之差。
在禅门, 要打断圆顿死句,终究不能捨弃对圆顿死句执着。 那麽象西山严格之敎那样, 
“愚蠢而发疯般 向外跑下去”的,是禅门最禁忌的知解宗徒。
佛祖把遮蔽佛性的烦恼妄想全灭的究竟觉视作见性。普照倒说,客尘烦恼,以跟从前无异的十信初位为见性。自其出发点,相反于佛祖的法则。旣然主张渐修,而批评渐修的始祖荷泽是知解宗师,他絶对抛弃渐修思想。在决疑论中好像有思想转换似的, 可是在末尾, 仍然鼓吹参意死句。
虽然思想有一时变动, 但是没有根本转换。只是相反于他不要参究死句的反论的努力。普照不抛弃圆顿信解的死句,这是事实。错误的思想应该排除, 要遵守西山的遗法, 是他的“痴狂外边走”的严训。
渐到寤寐一如时, 只要话头心不离。(太古录)

○假如话头参究, 寤寐一如, 只有致力话头参究。这是衲子的生命缐。
若是丈夫汉, 看箇公案, 僧问赵州, 狗子还有佛生也无, 州云, 无. 但二六时中, 看箇无字, 昼参夜参, 行住坐卧 心心相顾, 勐若精彩. 日久岁深, 打成一片, 忽然, 心华顿发, 悟佛祖之机。(禅关策进)
评曰, 此后代, 提公案, 看话头之始也. 不必执定无字, 或无字, 惑须弥山, 惑死了烧了等, 随守一则, 以悟为期. 所疑不同, 悟则无二。(同上)

○以文字传为公案参究的人, 最初始于黄檗。不光是‘无’字, 而且不管什麽公案也按照指示, 努力参究, 必定确然地觉醒, 这是在禅宗门下 最进步的参禅法。
十分信得, 更要持戒, 若无戒行. 如空中架楼阁, 还持戒麽. 云, 见持五戒. 云, 此后, 只看箇无字, 不要思想卜度, 不得作有无解会, 且莫看经敎语录之类. 只单单, 提箇无字, 于十二时中, 四威仪内, 须要惺惺, 如猫捕鼠, 如鸡抱卵, 无令断絶. 未得透彻, 不可改復. 时復鞭起疑, 云, 一切含灵皆有佛性, 赵州因甚道无。(魏山)
做工夫, 不只是念公案. 如看无字, 便就无字, 上起疑情, 如看柏树子, 便就栢树子, 起疑情, 如看一归何处, 起疑情, 疑情发得起, 全十方世界, 只一箇疑团。(博山警语)
当于本参公案上, 有疑, 大疑之下, 必有大悟. 千疑万疑, 倂作一疑, 于本参上, 取辨。(蒙山)
动静一如, 寤寐惺惺, 话头现前, 如透水月华, 在滩浪中, 活发发, 触不散, 荡不失, 中寂不摇, 外撼不动. 疑团破, 正眼开矣。(蒙山)
吾祖西来, 单提直指, 以大悟为入门, 不论禅定神通。(梦山)
正悟者, 如久暗遇明, 大蒙俄觉, 一了一切了, 更无纤毫憎爱取捨之习, 滞于胸中。(中峰)
如暗室中, 出在白日。(雪岩)
生死幻翳永消, 金刚正体独露, 一得永得, 无有间断。(心要)
见性成佛, 一得永得, 据自宝藏. 运自家珍, 受用岂有穷极。(心要)
看话一门, 最为径截, 止观定慧, 自然在其中。(眞觉)
但向十二时中, 四威仪内, 看箇话头。(眞觉)

○眞觉是渐修思想的大师普照的上首弟子。可是,他没主张普照的定慧双修,而主张看话,结集看话禅的根本圣典的《禅门拈颂》。
有一般, 昭昭灵灵, 灵臺知性, 能见能闻, 向五蕴身田裏, 作主宰. 恁麽, 为善知识, 大肷赚人, 知麽, 我今问汝 若认, 昭昭灵灵, 是汝眞实, 为甚麽, 瞌睡时, 又不成, 昭昭灵灵, 若瞌睡时, 不是, 这箇, 认贼为子, 是生死根本, 妄想缘起。(玄沙录·传灯录 十八)
是法, 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法华经)
佛言, 学我法者, 唯证乃知。(宗镜录 二十二)
虽卽心卽佛, 唯证者, 方知。(澄观 传灯录 叁十)
法性, 证智所知, 非馀境。(义湘 法性偈)

○义湘在《法性图》里自述, 证智是只佛陀知到的。不是证知就不知, 是佛祖禅敎一贯的铁则。 可是, 普照以妄想跟从前无异的解悟为见性云云, 这不能不说是对佛祖叛逆。因此, 公案卽话头, 不是证知, 而是以思量分别絶对不知。
一灯, 能除千年暗, 一智能灭万年愚。(坛经)

○圜悟对他的弟子的大慧说, 寤寐一如, 倒只死而不復活。 他激烈地谴责, ‘死了不活, 不疑言句, 是为大病。’ 祖师的公案是, 寤寐一如, 内外明彻之前, 不知的。所以, 寤寐一如, 内外明彻之前, 只话头参究, 全心全力。寤寐一如、内外明彻是一念不生之前, 絶对不可能。 一念不生就是顿修, 不是顿修,那顿悟不是见性。普照的最大过失在于确信客尘烦恼与以前无异的解悟是见性。妄想其本身的解悟,不是见性。从那个方面来不能知道古人的公案。参禅的时候,妄想中得到的病,那麽学习永远不行。因此,知解病是一切病中最大的。可是,普照认定, 这是见性, 从此遗害后人不浅。解悟见性说是宗门最糟糕的观点, 这是製造知解病 的最大塬因。
因此,参禅的人,如《坛经》的法语,内外明彻、无心无念,这成为实际境地之前,絶对不允许知解病。如生过知见病,那麽以善知识自居, 错导后学, 自絶生路, 眞是可怕。可是, 不要想圆证顿证太难, 只有不生知解病,眞正地精进, 那麽叁四年内, 内外明彻, 会大觉醒。不过, 以解悟病, 为榜样的是, 絶对禁止。精进的人, 叁更之前勿睡眠, 在禅院勿说话, 連经典、语录也勿看文字, 解制而勿流行, 算是在此世不出生,只有致力精进。一定得到灵验。内外明彻之前,不知道古人的公案,要确信他。不精进而说学习不行的人, 只要去掉知见病的牌子, 会眞正地精进,一定得到很好的结果。
古人说 ‘不为也, 非不能。’ 眞正地精进, 还不成就,甚至说斩自己首, 那样责备。所以, 就算是在此世没出生, 万事撇开不管, 出大勇勐心, 虚妄的梦想不见骗, 请拜托,眞正地精进而已。


版權所有(c)2016 順序的大韓佛敎曹溪宗。 保留所有權利。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