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头法 > 韩国佛教看话禅


韩国佛教看话禅
以和合与改革创 新开创未来佛教

韩国佛教看话禅

现代禅开示 | 话头法


您好。今天法文是关于话头法的。怎么追求话头? 怎么进行话头功夫? 最近,国家的经济不太好,政治混乱,社会混乱。所以,有许多人为了解决精神的不安和困惑以回复心灵的平安,来找寺院或修行院。 几年前,報紙上我看到罗马的教皇听了东方的天主敎司祭們东方修行方法來修行後,大發雷霆了。最近,我听到新闻,有修行成为时尚以及修行时代到来的说法。无论如何,为了佛教徒或非佛教徒、个人或社会、人类的将来,修行是很好的事。为了人们进行自己的生活,为了人类社会更加美好幸福,修行的时代、正法的时代、真理的时代到来了。考虑并关心人类未来

본문

您好。今天法文是关于话头法的。怎么追求话头? 怎么进行话头功夫? 最近,国家的经济不太好,政治混乱,社会混乱。所以,有许多人为了解决精神的不安和困惑以回复心灵的平安,来找寺院或修行院。
几年前,報紙上我看到罗马的教皇听了东方的天主敎司祭們东方修行方法來修行後,大發雷霆了。最近,我听到新闻,有修行成为时尚以及修行时代到来的说法。无论如何,为了佛教徒或非佛教徒、个人或社会、人类的将来,修行是很好的事。为了人们进行自己的生活,为了人类社会更加美好幸福,修行的时代、正法的时代、真理的时代到来了。考虑并关心人类未来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期待佛教,其中心是禅佛教。禅、修行、修道、人心功夫是同一的,就是修养人心。
一般表现为功夫的,功夫中的功夫就是人心功夫。最好的功夫是人心的修炼。所谓人心功夫不是可以作这件事,不可以作那件事;而是一定和必须作一件事。 
佛陀45年间说了8万4千法文,深刻而广大。一言以蔽之, 8万4千法文是修人心而成佛。所以,过去祖师僧或佛陀或善知识专念于人心功夫。如果您们献身您们的一切而进行人心功夫的话,您们就会真实地感到人生的成果和真正幸福。普通人一般被称为无明众生或迷惑众生,这是一些心中暗重的众生,其暗重的人心既被譬喻为一个晦云暗浊的天空,又被譬喻为中夜。这样暗浊的无明世界就是我们众生的世界,而光明的世界则是佛陀的世界。众生由于心中暗重而看不见,因看不见而不能认识和判断,所以我们做什么事都做得很难,常常带着困难。由此也可以说,众生的世界是痛苦的海洋。
由于心眼不开或智慧全无,一些人说“我去工作”,“我去学校”就出去了,后来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这是以他自身预测将来。这样暗重而一切看不见的就是众生的世界。人们总是宣扬自己是万物的灵长,可从光明的世界或佛陀的世界来看,他们好像是瞎子或盲人,他们是可怜和悲哀的众生。所以佛陀不得不大慈大悲!瞎子或盲人要求什么? 是钱? 是名誉? 或者是权势? 當然,钱、名誉、权势都需要,但最需要的是睁开眼睛,瞎子平生的愿望是睁开眼睛。我们一般人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睁开人心的眼睛。我们的梦想是要正确地认识事物或正當地生活。但是,人们一般生活很忙,不能修人心。可以说,找时间而修的是人心功夫。
那么,怎么修养人心? 人心没有什么形象,人心不是事物,所以我们不能修养人心,如同以抹布擦拭一样的修行。清明人心,使黑暗的人心、暗重的人心清明就是修养人心。人心黑暗的重要原因是什么?根本原因是什么?就是烦恼和妄想。由于烦恼和妄想,我们困惑、不安、焦躁,所以暗重人心,从而使我们成为没有预测力的庸人。
除去烦恼和妄想的方法是什么? 就是修行。比如,这人心是海洋。海洋很静,没有刮风的时候,海洋很干净,我们能看到数米水面之下。但是,刮风时波涛翻滚, 海水混浊,我们甚至看不见一米水面之下。海洋宁静时就干净和清明。我们清明时就能体悟。所以古人说,修养人心的最好方法就是休息人心,即空虚人心或放逐人心;就是一切不想,休息、空虚、放逐人心,不要一切人心的作用。所以古人说,千次休息或万次休息。千次休息或万次休息,又休息,又休息,又休息,又休息。
按照佛陀的说法,休息就是体悟,休息就是体得,根本的态势显露出来。按照臨濟禪師的话说,“休息就是清净法身”。休息的地方就是佛陀的地方。所以,又休息,又休息,又休息,又休息,达到大无心的境地。休息的地方就是佛陀的境地,这地方常常可以成就涅槃境界。涅槃者是一切烦恼和妄想兴盛后的寂灭,如大木柴燃烧,然后达到一个很静的状态。一切烦恼和妄想都消灭……这就是涅槃的地方,就是没有生死的地方,甚至也是超越生死的地方。
过去有位無業大達的禅师(高僧大德)。周围人向他要法文。他回答说,“你们不要妄想,法文也是法文。”甚至不想法文,不要妄想,根本的自性才出现来。可以说,在我们做功夫的當中,佛陀来的话,要回避他;祖师来的话,也要回避他。
无论如何,如果我们这样空虚人心的话,有什么不好呢?然而,我们不能空虚人心,所以我们带着遗憾。为什么我们不能空虚人心呢?我们众生在心里有很多烦恼和妄想,当我们众生活动或说话时,烦恼和妄想就起来了。而且,最近我们从孩子开始就专念于教育。教育真的很好。但是,太过分了,我们睁开眼睛就看书,以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指导着自己的生活。可以说,使这世界运行的都是书。所以,现代人是知识完备而进行生活的。這是反映了知識囂張的現代世態。從純粹的根本自性來看, 知識也是妄想。 虽然人们因知识而有了更丰富和方便的生活,但是爲什麽人们越来越精神頹萎呢?, 从而更不幸,更烦恼。这是不得已的矛盾。所以,甚至现代人、知识人也一定要修行。现代人需要修行,不然的话,是对自己的损害。
修行有几种。其中,最好的是话头真禅。话头是什么呢? 就是问题,就是真禅者打破而解决的问题。话头是古人或祖师僧说的话。这不是一般的话,而是很好的话。话头禅,话头是很好的法文。三岁佛陀和历代祖师僧的法文中的精髓就是话头。所以,体得话头就是佛陀的境地。透彻大悟而达到究竟处就是话头。
最近,对于话头有一些批评。善意的批评很好。但有一些人,不知道话头,却对于话头说三道四。话头一定要体验,甚至达到如同梦中事的体验状态,才能知道话头。要有禁忌。没有什么体验的人、不知道话头的人关于话头所作的表述,看不起看话禅的优秀性,就不行。看话禅虽被看不起,但它就是最好的法。最近有许多修行法,但这些修行法中的相當多数只是初步阶段,远没有达到很深的境界。无论如何,看话禅是世界上独有的存在。因此,在坐的您们应继承看话禅,为人类做出贡献。
一般来说,看话禅是很难。其实,如果指导得好,做得好的话,它就不太难。可以说,现代人是不太合适看话禅。其理由是,现代人缺少古人的忍耐心,发心不太好,信心也不太好,对功夫没有切迫的思虑,又没有诚意的精进。那樣的下根機而没有发心的懦弱者, 必需要依靠的什麽。这就是话头。不能站的人就需要一个好坐的椅子;不能游泳的人需要船,方能到达江边。可以说,现代人能够依托的修行法就是话头,如瞎子需要手杖。
无论如何,这样的功夫是“语言倒断,心行处灭”。断语言之路,灭绝人心的作用的时候,我們可以发见的道理。所以善知识之教需要的是修行。那么,话头功夫怎么做呢?
首先,是起疑情。以话头修行真禅称之为举话头、參究话头、功夫话头。这就是说起疑情于话头。这是什么? 这为什么是无呢? 为什么麻三斤呢? 这样质问而提疑情就是话头功夫。话头的什么是疑情。话头只是提起疑情。我们常常说拈火头。这话头不是想一想才有的。有诵话头的说法,但不是背诵,只是提起疑情。疑情是看话头的通路,没有不是疑情的话头。话头只是起疑情而已,所以大的起来,就大的体得,小的起来,就小的 体得。没有疑情的话,就不能体得。您们可以认为,话头有起疑情的大意义。
其次,这话头是切迫地举起。切迫地,按照古禅师的说话,话头參究是切迫的。‘切’字已经充分表明了,即只有切迫地举起。切迫地举起是什么呢? 切迫地,是诚意和诚心地举起。切迫是什么呢?是不得不做。只要它,才一定要做。这样有切迫的人心,如饿的人想起米饭。我们饿了几天了,想起来的只有米饭。如饿的人想起米饭,在沙漠中有没有这种经验?如果我们没有水,就死了。沙漠旅行者没有水的话,他应该想起水来。所以,我们切迫地需要话头,所以溢出了泪水,这样举起话头。
其三是什么呢?话头需要不断地、连续地举起。从早上到晚上需要不断地、连续地举起。愉乐或悲伤、往或来、坐或起、什么时候,为了不消灭话头,都需要举起话头。休息,这不是话头功夫。暂时中断,这也不是话头參究。话头若是暂时的,就不是话头功夫。所以举话头的人不忘其瞬间,不断绝一瞬间,恋一恋它。世俗的您们这样做很难,您们只要举起话头时,专念于话头。所以,古人说,如一只母鸡抱孵小鸡,一只鸡在五六月份孵小鸡的话,它会感到热。夏天热了,它坐在自己的窝儿里,张开大嘴,喘着气。虽然这样,它并不下来。太热了,但它仍不下来。它为什么不下来呢?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鸡蛋。保持自己鸡蛋一定的温度,过21天,自己的鸡蛋就会孵出小鸡。举话头的人们一定要经常举起话头。 他们要专念于举起话头,只有这样做,才可以做好。所以,真禅者一定要忍耐心,要坚持自己的意见。一次举起不好的话,就十次举起,十次举起不好的话,就一百次或一千次举起。一千次举起不好的话,就一万次或十万次举起。只要继续和坚持地做,真意就容易突显出来。热情和诚意地參究话头吧!尽力做好吧!举起话头的时候,专心专力可以做好。做人心功夫的时候,诚心和诚意地做好,就能够发生特别的效果。可以说,热情和诚意地做好,容易做的功夫就是话头。按照古人的说法,话头參究易如反掌。这是说话头比反手掌还容易,或者,话头比找鼻子更容易。洗脸时,自然就找到了鼻子,是这样的容易。真正地做,真真实实地发心,容易发悟的是话头參究。这就是人心功夫。这样容易的是人心功夫。但如果不努力做好的话,人心功夫可能很难。这样切迫地、诚心诚意地和持续不断地举起话头,有时切迫地听到话头。那么,疑心这真的是话头。这意味着真意突出来。不得不继续举起话头,而不能抛弃话头。我们往或来、坐或起的不知什么时候,话头就都兴盛起来了。这样真正地疑心是真实功夫。如果这样发生真意, 那麽非常好,不過, 相當的人们或做好或做不好。话头或明确或不明确,或完成或完不成。这樣的原因在波動很大的話頭。擧這樣的話頭, 是做作話頭, 也就是說矯揉造作地懷疑。这些人怎麽會這樣呢? 第一, 是因为他們還沒有在發心的情況下學習。第二, 是因为他們信心不深。第三, 他們必須要發大憤心。第四, 他們勇猛精進。 这样做,話頭才容易發出眞意。
 第一, 怎樣發心? 不能擧話頭的人, 請自問。"你眞正有求知欲吗?" 這求知欲是很重要的。心的態度很重要。卽願意做, 主動學習, 盡心眞意做。參禪者要發心。發心是什麽? 是發菩提心的簡語。所謂發心是發一定要成爲菩提的心。菩提是什麽? 是見性成佛。眞正觀察自性, 我必須要成佛, 發這很大的心愿,就是發心。必須要發心。所以, 參禪者認爲, 打禪是最大事, 也是最重要的, 也是唯一的, 任何情況下, 舍死忘生必須要成就, 這樣的心就是發心。能发这樣的心,很不容易也很重要。所以古人說,“与其得心, 不如發心”。還有說, 擧話頭, 不要可嘆, 不發心, 不要臊心。發心就得心沒有問題。
 第二是什麽呢? 絶對確信話頭和佛性。要保持完整的信心。卽我也有佛性, 雖然今生我是這樣的, 但原來我是跟佛陀是一樣的。要想我本質是跟佛陀一樣的。佛子是什麽? 參究這話頭, 那麽我也可以覺醒。我們徹底地相信, 這話頭覺悟是最重要的修行法。非得完全相信。對話頭, 我們絶對不發分別心或思量心。道出發于信心, 而終于信心。修道者一直不要離開信心。用眞正的信心, 可以過佛法的大海。对世间的人来说, 大米是糧食;对修道者、修行者来说, 信心是糧食。沒有糧食就要餓死,沒有信心者, 就不是修行者。信心可以比喩为在暗室洗照片。現在用機器來洗照片, 可是以前在暗室洗照片,如果有一點的光線,照片就洗得不好。如此, 修行時, 信心差一點, 也不可成爲完整的修行。所以信心好像是樹根一樣,樹根很壯實, 又長又粗, 樹干才堅實高大。 信心越大, 修行的果實越大。
 第三是什麽? 不能擧話頭的人, 必須要發大憤心。憤心。爲什麽只有我不行? 爲什麽只有我不能做? 歷代祖師和天下善知識都能做的, 爲什麽只有我不行? 在座的信徒們很多, 信徒們也可以做的。女性也不是不可以的,道沒有僧俗,也沒有男女差別。道就是誰都能做。可是, 爲什麽只有我不行? 發這樣的憤心, 十分努力, 那麽想达不到都不容易, 这就是參禪。古人把不好擧話頭的人、不好修行的人, 称为是不能做到自己份內的事情的人。 昔日也有這樣的和尙, 如果有不能做夢中一如的人, 那麽把那樣的人他不看待人間。參禪者必須一直有話頭, 眞情精進, 可以做到自己的本份。在座的參禪者中大概沒有不知道話頭是什麽的人,大概也沒有不知道發疑情方法的人。可是, 爲什麽不能做呢? 就是不爲的原因,只是因爲没有致力地去做。眞正努力學習,誰也能做到的學習, 就是參究。佛陀徒子中有周利槃特伽。他是个弱智兒童, 是醜八怪中的醜八怪。佛陀什麽也不讓他做。“你做這个吧”,他做一會兒就停了手, 呆呆地站着。“你爲什麽站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剛才做了什麽,都忘掉的了。佛陀覺得他太可憐, 就說:“你不要做別的, 只掃擦吧”。可是, 他掃了一會兒就忘掉擦, 擦一會兒又忘掉了掃... 那樣醜八怪, 弱智兒童, 可是認眞努力做, 也會覺醒,終于證得阿羅漢果。 在經典裏, 很多佛陀誇獎周利槃特伽的故事。周利槃特伽那樣的人也能覺醒。不爲就不能覺醒。儘管如此, 不擧話頭的人, 铭记“成佛”兩个字, 認眞努力吧!發大憤心, 只說話頭! 話頭!話頭! 請那樣致力吧!不好擧話頭的人, 平時學習的時候, 不要糙糙拉拉的學習, 勇猛精進吧!不發話頭的眞正的疑情, 那麽必須要勇猛精進。特別, 老弱、女性等參禪者, 自想自己是下根機, “我是不發心的人”, 那樣的人会有 更多的煩惱妄想, 請更加勇猛精進!一般勇猛精進, 一邊打盹兒, 一邊精進。本來不睡覺打禪是勇猛精進, 可是充分地睡覺後, 精進時也会勇猛精進。所以, 勇猛精進的人, 不要打盹兒。不要陷入于昏沉或散亂。精神面貌充滿活力, 眼睛亮晶晶, 意志堅强。所以, 具有克服一切困境、苦难之意志和充满勇氣的人, 可以勇猛精進。因此, 眞要學習, 那麽致命地勇猛精進。
 一位很有名的鏡虛禪師, 在西山有很小的庵子, 勇猛精進過一年。從正月初一開始, 到臘月晦日结束, 整整一年, 除了吃供養以外, 不起來。他非常認眞,一直致力于打禪。整整一年, 一次也沒有換衣服, 一次也沒有洗澡, 一次也沒有洗臉, 也沒有剃頭。無論如何, 只除了吃飯, 解小便, 或做很簡單的事以外, 一直勇猛精進。
 那年夏天, 他正在精進, 一條大黃領蛇悄悄地爬進了房間裏,它爬過鏡虛禪師的足背,爬上他的背脊。當時还是沙彌的滿空禪師看見了就急速地說, “禪師您的背脊上, 一條大黃領蛇爬上去了”。可是, 鏡虛禪師, 一動不動。一会儿后那蛇慢慢地爬下去走了。后来鏡虛禪師說, 精進時, 可以一動不動地精進才行。無論如何, 那樣發大憤心, 勇猛精進, 會成就學習, 也可以說這就打禪。
 第四是什麽? 請聰明地學習。很聰明地、很合適地學習。合適, 聰明, 這種話裏已經包含着一切智慧。所以, 有智慧好好打禪, 就成爲菩提, 見性成佛。要不然的話, 很難避免生死。參禪者注意點是, 假設發眞意,要進去實參。更加十分進去, 漸漸才能成熟。還住在話頭境界就不行。必須要繼續深入而成熟。
 第五是什麽? 擧話頭擧得很好, 而要成就醒醒、寂寂的境界。醒醒和寂寂的境界要平整,卽要保持平衡。參究時, 寂寂的境界那麽好, 但過于陷入于寂寂的, 会失去話頭, 很容易落于無記。還有, 超越醒醒(寂寂)的境界, 過于醒醒的, 就會散亂,很容易發生煩惱妄想。話頭是邊醒醒邊寂寂, 又邊寂寂邊醒醒, 醒醒和寂寂很平衡, 才近于覺醒。到覺醒時, 一刻也不要失去話頭。好像母鷄孵卵似的, 好像流水一樣,繼續擧起話頭。話頭醒醒, 身體很輕松, 很舒服, 就達到夢中一如的水平, 就会生智慧。卽,心裏淸醒而生智慧。平時不懂的經典也能讀下去了,完全不懂很呆板的語錄也 可以自然地讀下去了。那時, 有的人想, 哦! 我不是覺醒嗎? 我不是結束了嗎?。達到那樣的程度,就很想說有智慧的話;去什麽地方, 就很想說法語。還有, 他会很容易想起“爲什麽不讓我說法”這樣的想法。去什麽地方, 就会有“我已經覺醒了”这樣的豪言壯語。这時候, 一點也不要滿足, 要更致力于坐禪。有了一點的智慧就覺醒, 有那樣想法就 好像一个螢蟲要把首彌山火化似的。又,話頭過夢中一如的境界, 就會生有神而不可思議的境界。有一天, 坐禪時,突然墻壁消失, 看見了外境。仔詳地、集中精力地看看,不僅能淸楚地看見很近的地方, 而且幾百米, 幾十里, 幾百里也可以看得見。那時一般很難克制自己。在這曹溪寺法堂裏, 如果想要看,可以看得見仁川的大海或水原或大田。無論如何, 会生那樣的不可思議的境界。坐禪坐得好, 就有淨識,会生什麽都看見的有神的眼力,不管距離的遠近, 高度的高低。假設達到那樣的程度, 也決不要動搖心。達到那樣的程度,平時胃不好的人, 雖然飽食, 也很好消化。身體不好的人, 整天走路, 也沒有疲倦。身體不舒服, 每天帶着藥吃, 在醫院走來走去, 可是不知不覺地身體變很健康。還有,過路的人, 一看就知道“這个人有什麽樣的心思, 要去什麽地方”。而且平時很難做的事也好像很容易做了。更嚴重的时候, 能達到連生死也很自滿的程度,产生如此有神, 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或眼力。即使这个时候,也絶對不要陷入那境界。如果陷入那境界而享受,坐禪就失去其意義了。那樣的境界只是靈魂純粹的人或覺醒過程當中發生的枝節的事而已。那时候, 應該警戒, 更要認眞坐禪, 更要致力于擧話頭,才可以会有更深的感覺。
又,話頭擧得很好而很醒醒寂寂時, 會感到奧妙的法悅。可以說是高興, 也可以說是快樂, 是不可描寫出來的那樣奇妙的感覺。可是, 雖然感到奇妙,但更要穩定, 更要致力, 才會感到眞正深深的境界。一般... 高興時那麽好, 不知不覺地高聲叫喊, 蹦蹦跳跳的, 終于出现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的情況。感情的頂峰是什麽? 就是極樂。在心裏, 修行中, 可以感到明顯的極樂。佛陀說, 從這娑婆世界向西過10億國土, 才有西方淨土極樂世界。可是, 在你們的心裏, 你們的修行中, 卽在話頭中, 也可以感到極樂。即使不一定感到極樂, 但請必須體會心的平和,这在很基礎段階上就可以感到的。心裏很舒服, 一點也沒有煩惱妄想, 一直高興快樂。雖然我說不要來曹溪寺, 但不可不來, 這就是佛敎。这樣的感情, 平和, 法悅, 在此會感到眞正的人生的幸福。
 無論如何, 坐禪越做好越要小心, 越做好越要謙虛。一直保持謙虛和讓步的心, 越做好越要致力,就會乘勝前進,如日就月將, 會感到日日深入。可是, 大部分的修行者, 坐禪坐得好, 就想要得到誇獎,所以難以學習的人很多。修行者應該一直反省自己。
 孔子說, ‘日日三省’。雖然一天不能三次反省自己, 但請一天必須要反省一次。我是怎麽樣的存在? 優點是什麽, 缺點是什麽? 如何改正、彌補點? 每天創造自己, 好像雕匠雕刻作品似的, 彌補缺點, 又一定改正。要使自己一天比一天做得更好一些,明天比今天更好一些, 後天比明天更好一些,每天進步。關心自己如看手掌那樣觀察,一淸二楚地觀察自己。修行可以說就是跟自己鬪爭。根据怎样克服自己, 怎样管敎自己,来決定修行的結果好或不好。
現在很少有這種事了, 舊時,在鄕村彎彎曲曲的非柏油路上開車的話, 要非常谨慎小心, 要不然的話, 車子會壞, 或會陷在路邊。因此, 自己也要很小心地反省,要認眞坐禪。所以说 很聰明地管敎自己...
 修行者,聰明地生活, 很聰明地管敎自己, 如此致力, 再一次改变自己人生, 這就是修行。人们出生時, 已經大略确定了我幾歲結婚, 生幾个孩子, 一定程度入世, 有多少財産, 幾歲去死等等。這就是命運, 人人都有這樣大約相同的命運。把那命運改变为新的, 就是修行。所以, 随着你們怎樣做, 你們的人生就會改变。 不幸的人生可以改变为幸福的。把痛苦、嫌羞的人生改变为堂堂正正的人生, 就是修行。這修行, 不是做也行不做也行的。修行非得做不可, 一直保持那樣的想法, 請盡量努力吧!修行不要强求, 如果不做,只会損害自己。爲什麽?修行中可以感到眞正的人生幸福和價値。離道就不能說人生,怎样努力的人生就会有怎样的價値。你們要發憤。



版權所有(c)2016 順序的大韓佛敎曹溪宗。 保留所有權利。 Admin